远方应有尽有,远方一无所有

远方应有尽有,远方一无所有

四月 25, 2019

岁月易逝

我年华虚度,空余一身疲惫,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,岁月易逝,一滴不剩。

年华

诗酒哲学爱情,往往无用。吟无用之诗,醉无用之酒,读无用之书,钟无用之情终于成一无用之人,却因此活的有滋有味
物质愈丰富,我想要的却愈少,许多人想登上月球, 我却想多看看树。
林语堂说:“孤独两个字拆开,有孩童,有瓜果,有小犬,有蚊蝇,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的巷子口,人情味十足。稚儿擎瓜柳蓬下,细犬逐蝶深巷中。人间繁华多笑语,唯我空余两鬓风。孩童水果猫狗飞蝇当然热闹,可都与你无关,这就叫孤独。”
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,一开口说话就结成冰雪,对方听不见,只好回家慢慢地烤来听。遇到谈情说爱的时候,回家就要仔细酿造当时的气氛,先用情诗情词裁冰,把它切成细细的碎片,加上一点酒来煮,那么,煮出来的话便能使人微醉。倘若情浓,则不可以用炉火,要用烛火再加一杯咖啡,才不会醉得太厉害,还能维持一丝清醒。如果失恋,等不到冰雪尽溶的时候,就放一把大火把雪屋都烧了,烧成另一个春天。

冬天

我慢慢明白了我为什么不快乐,因为我总是期待一个结果。看一本书期待它让我变深刻,发一条短信期待它被回复,对人好期待它也回应好,写一个故事期待它被关注这些预设的期待如果实现,长舒一口气如果没实现昵?自怨自艾。小时候不期待结果,小时候哭笑都不打折。
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,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。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,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。这世界没有一件事情是虚空而生的,站在光里,背后就会有阴影,这深夜里一片寂静,是因为你还没有听见声音。
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试探,真正的离开没有道别,悄无声息。
我在意细节,算敏感。但知道体谅,算善良。我说喜欢便是喜欢,我不想回答便是真的不知道如何作答。有时我佯装镇定或笑得开心,心里总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不停对抗,学着顺从,冷静旁观,终明白我们都不应该是别人世界的参与者,而是自己世界的建造者。
人穷尽一生追寻另一个人类共度一生的事,我一直无法理解,或许我自己太有意思,无须他人陪伴,所以我祝你们在对方身上得到的快乐,与我给自己的一样多。

祝好

你看这个人,累得像条狗——生活从来不温柔,但你可以对自己温柔,愿你能从这些句子得到安慰,愿你有一个好的前程,愿你幸福,愿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人。